2007年6月26日 星期二

关于我房间里的墙壁


它原本洁白无瑕。

不知怎么的,有一天发现它十分不顺眼,粉嫩得有点反光,纵然它只是乖乖的竖立在那里。粉嫩不是它的选择,也不是我的,我知道它的无奈。

房间里的所有墙壁,好像对它最偏心。它最寂寞,也最plain。每一片墙都有依靠它的东西,偏偏它没有。像一个有宽厚结实肩膀的男生,却没有女生愿意依靠过去一样,一定会很沮丧吧。

在还没搬进来之前,我妈早就决定好了他的命运,淡淡的粉紫色。我妈认为女生的房间就应该是那样,跟我喜欢的橄榄绿相差很远。我相信它也不希望那样。

我决定帮它做一些什么。那是去年的六月。

首先,我得要让它很忙。我把我的schedule贴上。每天晚上,仔细的研究它。那时候,它只是被一些白白的schedule跟通告贴着,我相信它是高兴的,因为他开始被注意到了。家人也有事没事往他的脸上贴,因为,他们很想知道常不在家的我,到底往哪里去了。

后来,我想法多了。我想让他多见识一些女生,漂亮,有个性的女生。

我开始剪下杂志上的杜鹃,穿着Alexander McQueen或者是化着Geraldine’s make up的女生。一些我认为值得一看的女生,我都回往它脸上贴。当然,有时候它的主人也是满自恋的。渐渐的,它越来越有看头了。也成为我家人的magazine corner。每每没事做的时候,他们会自然的走进那片曾经被孤立的墙壁,好好的欣赏一番(很多时候,他们是看不大懂的。。。)。

有时候在一些无聊的下午,我会发疯似的把所有的照片换掉。满头大汗后,再泡一杯咖啡,坐在它对面的书桌上,什么事都不做。

现在,它是有温度的。

又或者,只是我想太多。

5 則留言:

agnes 提到...

我中學時代家裏也有這麽一面墻,貼上自己的作品,還有剪報、活動表之類,整面墻都被我佔據了,哈!長大以後才知道,那是娛樂自己,也是強化自信的潛意識表現。看你提起這麽一面墻,忽然想起懵懂青澀的成長期,舊事如夢!

memolynn 提到...

你這麼一說,讓我想到以前中學時期我同學把梅艷芳張國榮陳白強鄺美雲翁美玲林青霞掛上牆的那個年代...哈哈哈!

我的比較glamour一點...

剑锋 提到...

i am up there too. ㅋㅋㅋ

memolynn 提到...

^.^ 那只变色龙的确是显眼了点。。。

JiNz 提到...

就浅浅地掀出了学生时候那喜欢剪报的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