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7日 星期一

只怪心太软

今天早上看了报章,看了一则聊了很久还在聊的话题。话题早在几个月前《大家早晨》还没结束之前的其中一集聊过了,但看见这篇报道,还是有点纳闷。《大家早晨》主持人身份无奈上身。

这篇报道的标题“大马男人心太软”有点耸动,我往下看。有人说,中國女傭和本地華裔擁有相似的語言和文化背景,容易致使男性心猿意馬。她建议,我们必须等到华裔男生沉静下来,有更强的‘抵抗’(tahan)能力,才考虑引进中国女佣。

嗯,怎么说呢,我是女生,应该了解与感谢她的贴心,但我还是得要替身边的男生朋友说说话。。。

我身边的大马男生,虽然不至于手持贞节牌坊,但也说不上是饥不择食。可能我神经比较大条,所以也没听过身边朋友因为爱上外佣而抛妻弃子的案例。如果把一个拥有相同文化背景的中国女佣带到家里来,会不会引发家庭纠纷,真得见仁见智。毕竟爱上印佣的案例不少,那断定中国女佣是家里的定时炸弹这说法未免有点鲁莽。

至少,如果我们家里可以聘请一位口超纯正华语的佣人,我们也不用担心小孩讲着半咸不淡的华语跟马来话吧!

我想,她可能太小看大马男生的自制能力。毕竟,男人与动物不同。如果男生会因为心太软而背叛,那这个男人,也不大可能只落在中国女佣身上。女人要防范的第三者太多,那绝对不只单一国籍的女性。

如果我们要等到大马男人的心沉静下来,那我想说那是破坏了大自然定律,也破坏了繁殖定律。

我相信任何出国打工只为了将来的生活更好的用意是单纯的。Everyone is a survivor。我尊重每个离乡背井出国打工的合法外佣。虽然有些害群之马,但如果单纯的打工理想被误会成像要破坏别人家庭幸福,我只得为整件事感到悲哀。

人力市场上是应该有选择的,如果因为一些偏见与ignorance而封闭了一些资源,除了摇头,我也只能叹气。

我记得我之前讲过,大马公民在西方国家常被看贬与歧视,而觉得难过;但我们现在不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吗?

当我们不想被别人tag之前,我们也得学会不要tag他人。

11 則留言:

-hangzai- 提到...

赞成,不是每一个男人都是像部长所说的一样无法“抵抗”的,人有不一,不能一支竹竿打翻整艘船。要是事情会发生,也不需要等有中国女佣也可以发生。

真的,我们怎样对人,在国外还不是被人看为“外劳”。我就在体验着。。。
因为在英国念书,偶尔会做厂工,就会被那些人力经纪人拖工钱,或种族歧视的。
那些到我国工作的外籍工人,还不是一样为了那一口饭,那一分工钱。

所以在了解一个人或一件事情之前,请忽定格(tag)人物事。

PS:佩盈,谢谢你在我的部落留言(虽然那时我的家庭部落),常常看到大马的留言就会觉得很感动。。。有空你可以到我的个人部落坐坐.

Vincent Cho 提到...

好有意思!男人如果要壞的話,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不是嗎?

从那跳过来的。 提到...

男人要坏,绑着他也变坏。
男人不坏,拿着枪要他坏他也不会变坏!
而且,男人变坏是不分国籍的。
呵呵~~
那部长,太小看那男人了!

nottyboy 提到...

應該是某些部長管不到自己的丈夫到處拈花惹草才出此下策哈哈哈哈

passer-by 提到...

我是个偶尔路过这粒的路人,我倒持有反对意见。
‘大马男人心太软’或'中国女性太妖娆'这样的论调,或许听了会让人生气及太过带有歧视意味,但是背后却不是没有道理的。
我们不能一竹竿打翻一船人,我当然愿意相信大部分的大马男人都依旧是好人,但是一个不完整的外劳引进制度,却的确可能会让本来安分的男人,突然间有了不安分的可能性。
请一个女佣是一个很重大的决定,因为往往女佣和主人的关系发展到最后,并不只限于主雇关系,我们现在讲的是进口的女佣,不是好像钟点工人一样做完工就可以请她回家;请个外国女佣,就等于顺便为你的全家人请来多一位屋友,因为从此每天多了一个人在你家里转、每天24小时和你一起生活并照顾你的起居、每天晚上在你的隔壁房睡觉。所以,你能够不考虑她究竟是来自什么背景、会对你的生活造成什么影响的吗?
在我国,需要雇佣廉价的外籍佣人的,更多是中下阶层的双薪家庭,也许是两夫妇同时都在增江摆档口的中年小贩、也许是每天为了生计而忙碌的小商家家庭;这种家庭中的夫妇不如你我这等白领中产阶级,有心事可以悠悠闲闲摇个电话找个朋友出来喝喝红酒谈谈心,他们的support system(i.e家人或朋友)非常有限,因而才需要仰赖女佣。他们的生活经常都是简便的原始的实事求是的节奏快速的,他们要面对的第一大事就是柴米油盐,夫妻间的摩擦本来就存在;也许就是在这样的基础下,当一个同文同种的陌生人24小时出现在你的家庭时,家庭危机就更容易发生。
为什么我们似乎特别针对中国女佣,也许你会问,我们对于印尼女佣的接受度似乎就高了许多。那是因为:正如你上文所提及,主人家爱上印尼女佣也不在少数,那么更何况是同文同种的女佣呢?同样文化背景和有着共同话题,就是发展任何形式感情的先决条件;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数学问题,你不妨检查一下贵国异族通婚以及同族通婚的比例是多么地悬殊,就正好可以明白,为什么同文同种的女佣更加容易让家庭发生危机。
在学术上,出国打工也是移民的一种,哪怕是再短暂再文明的劳雇关系,最后在雇用期结束后,还是或多或少会有移民残留下来,我们的印度同胞最近在吵吵闹闹的hindraf就是围绕在这个课题上。因此,对移民的控制,自古以来都是一门繁复的科学。以前在国际社会制度真正建立前,我们看到一波又一波不受控制的移民潮,其中就包括我们从中国移民南来的祖辈;但是随着世界各国政体制度的建立,大家需要考虑的层面也很大,其中就包括一个国家的真正需求,移民对一个国家的社会、经济和政治环境所可能带来的冲击,正如我们这10多年来开始非议过多的印尼外劳已经导致我国种族人口比例失衡倾斜、对我国非土著政治权益不利一样;中国女佣的到来,能给我国社会结构带来的影响也实在不能不考虑。
正如你所说的Everyone is a survivor,now that includes us too. 正是因为我们都要做我们社会survivors,所以我们才要排除一些让我们社会不安稳的元素,而家庭又是构成社会的最基本机构,因而家庭的稳定性更是不能罔顾。其实,如果在把关工作上下功夫,其中包括设立年龄限制、彻查家庭背景等等后,引进中国女佣的建议并非不可行。问题是,我们不妨每个星期天下去kota raya转一圈,看看整个吉隆坡黑压压一大片合法和不合法的外劳群后然后再扪心自问:对于贵国政府的把关工作,你又会有多少成信心?
更何况中国现在经济起飞,500块马币合折1000块人民币的薪水,对中国女性来说已经不是那么大的诱惑了;在中国一些规模大的城市同样的机会并不难找到。当然,最终愿意前来我国当女佣的还是大有人在,但是你应该不必期望第一流的人材;又或者,愿意前来的,大概都别有所图,不是一些愿意安安分地每月领取那区区500块马币薪水的女性。所以,我们是否有足够的机制去防堵这些可能被滥用的空间?我们又是否有足够的社会成本去负担这些可能衍生的其他社会问题呢?
另外,请中国女佣的好处固然有,不过我倒没有想过孩子会说纯正华语这一条,因为如果请个佣人来是为了教孩子纯正的华语,那么岂不是让国内广播界一众同时也靠教华语讨生计的人渐渐丢了饭碗?更何况,除非那些女佣都来自中国北方,否则中国地大物博,南腔北调比比皆是,其他地区的中国人其实华语根本不标准,分分钟那些口音都比你我还要重;但是事实显示,目前中国最穷困的省份基本集中在中、西和南部各省,要说愿意离乡背井出国打工作女佣的,大概也都是来自这些地方的人多,所以你又怎么期望这些人来教你的孩子一口‘纯正’的华语呢?
如果谈到大马公民在西方国家经常被看扁和歧视的课题的话,那么我们就要看是因为什么原因被歧视。如果只是纯粹因为我们的肤色发色而歧视我们,我们当然有十足的理由谴责他们没有贯彻联合国人权宪章中人人生而平等的精神;但是,如果这些西方人士是因为我们不守时爱迟到、出席表演会大声喧哗目中无人、或正如你所说的那样爱在飞机上偷这个偷那个贪小便宜等种种陋习而对我们侧目的话,那么请问我们自己是否也有责任自省一番呢?
所以,如果中国女子长久以来在破坏我国华裔家庭稳定性的课题上有过不良纪录的话,那么谁又能够厚非我们对她们的戒心呢?或许我们不该完全封杀她们,但是至少也应该等到有个健全的制度出台为止。
总而言之,管理移民,包括进口女佣,是一个需要通过慎重的考虑和讨论才能得出结论的大课题,并不是三言两语就能够说清楚作决定的。
网路是个思想交流、畅言无阻、互相学习的地方,相信这也正是你开博的目的之一,敝人很高兴能够通过这个方式认识你,也希望你不会把这篇留言删除,让敝人谨以上述粗浅见解与大家分享交流之。

匿名 提到...

反对得最凶的是我们的黄部长, i wonder why... 是对家里的男人还是对自己没信心呀? I agree with u lynn. If i ever want a maid, I would go for someone from mainland who speak the same language.

lezley 提到...

Regardless what nationalities, there will be people with good and bad intentions. Also, open the gate would affect the social issues in Malaysia.

We may consider our neighbour country, Singapore, of the social problems arise.

匿名 提到...

你身边没发生,不是因为没有。只是你朋友不够多。

memolynn 提到...

嗯,谢谢你们的留言与意见!

如Passer-by所讲的,部落格就是一个思想交流与互相学习的地方!所以每一位朋友给我的留言,我都会把它po上来。

针对这一件事,我只是很片面的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我直觉地认为,婚姻的幸福是来之于对双方的信任。当然也来至于女性的自信与对他人的信任。

很谢谢passer-by 告诉我一些我可能没想到的看法。嗯,也许中国女佣并非每一个都说的一口流利的华语,但是如果对方听得懂我们的话,这对于照顾家里的老爷爷老奶奶对更省事省力。很多时候如果生活文化上的相同,反而会让减少双方的误解与误会吧!中籍女佣近十年来在欧美国家非常的受欢迎,特别是保姆。因为他们在照顾小朋友之余也可以让小孩学习华语。当然,这只是参考,在女佣介绍栏上,我们还是得要知道她的语言程度。

聘请女佣的其实未必全然是中下阶层家庭。我身边不乏一些中高收入的朋友也有聘请女佣。但如果像passer-by形容的中下阶级如小贩们(虽然我并不认为他们是)因为双方经常可能出现摩擦而刚好中籍女佣在家引发家庭纠纷,那我绝对认为那是双方夫妻的责任。如果一开始夫妻双方就缺乏沟通,这对中籍女佣可能是个有欠公平的指责。

passer-by所假设的RM500薪金可能对于一些中籍女佣来说是有点低;他们可能也不屑区区几百块的劳力收获。但是就交由他们来决定要不要来马打工吧。中国虽然近十年高速发展,但是偏远区域的人民,这可能是让他们在短短几年以正直手段付出,累计财富,回家改善生活的方法。

我觉得,我们可以开放引进中籍女佣,但是要不要把他们请到家里来当然就交给每一个家庭决定。如果有任何嫌疑或不放心,大可不必冒这个险。就让市场需求决定供应吧!

同意Lesley所讲的,不管引进那一国籍的外劳,我们都要有之后引发的社会问题有心理准备。我也希望我国的女佣制度可以更健全。

嗯,匿名者,也许我结交的朋友人数不够多,但是朋友是贵精不贵多的不是么?而刚刚好他们也都婚姻幸福,这也是我的福气吧!就像是部落格上与我交流的朋友,你们每一个留言,就能够让我有更多正面的能量!

谢谢你们! ^.^

Tony 提到...

wow..what a serious topic...

讓我想起前幾天看的電影奇異恩典(Amazing Grace), William致力於提倡廢除黑奴議題時, 遭受到其他議員反對的理由是這樣會危及國家和人民的農場政策, 而且就算我們不做, 祇是把利益推向法國而已 etc......

hm...不過英國到目前為止 似乎還是很強盛的國家...

de Cor's 提到...

我家翁對此言論非常感冒。他真希望可以請個中囯女傭煲湯,而且對黃的言論非常失望,畢竟把男人,包括她自己身邊男人,說成毫無自制力的動物是愚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