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5日 星期五

我记得我的历史与公民不是这样念的

我当空服员时期,常有外国乘客很欣赏我们懂得说好几种语言,好奇之下问我们到底是哪一国人。常有一些公民意识不强的同事,喜滋滋的跟外国人说,我们是马来西亚华侨。我每次听了很不是滋味,所以无论对方是我的学姐还是学妹,我还是会拉他们到厨房,以严正的态度跟她们解释说,我们不是华侨,我们是道道地地的马来西亚人,我们是华裔。

有一些同事听了我的解释后,会很谢谢我告诉他们,也有的一脸不以为意,反正她们也不想搞清楚。我有时候觉得自己多事,但又觉得自己像捡海星的老人,捡一个救一个,毕竟那是自己的身份,自己是谁当然要搞清楚。

我气,如果我们之间有谁看轻自己的地位。

最近阿末的言论听了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这竟然会是一位有着所谓成熟的判断能力及思考能力的领导人所讲的话,确实让我听了觉得毛骨悚然。马来西亚独立了51年,这就是各族努力建国后被送上的贺礼。

今天晚上再度观看新闻,说错话的他不单只不道歉,把责任推给华文媒体之余,还大言不惭的借机再度发表华人寄居论。席上有记者不满叫嚣,但声音最后淹没在更多阿末支持者的欢呼声中。

到底是谁破坏了种族和谐?

我顿脚,我恨不得上街抗议。

我气,因为有人看轻了我们的地位。

突然间,我记起了小时候的历史和公民,里面这样说: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华巫印三大种族和睦相处。阿里,家明和穆杜都是好朋友。。。

22 則留言:

蓝天 提到...

对,有人看轻了我们的地位。
失望,身为一党领袖说话竟然这么不成熟。
就连道歉也不会,还要再这么多人面前推卸责任。
或许,有人会支持他的言论。
不过我相信更多人对他的表现不满,以及看不起他。

Wei Lin 提到...

图文并茂!
http://kkpoh.spaces.live.com/blog/cns!94597BD55BFDC103!512.entry

不要顿脚!会打扰你的宝宝耶!

Liam 提到...

现在的政治太乱了
某些人顽固不听,总是发表极端言论来捞取特定群的支持,却不知这只会更加凉了我们的心。
黎明前的夜晚总是特别的黑
希望11天后真的会有改变
反正,也没有比现在更糟糕的了

nice9 提到...

都独立51年了,种族的课题还一直被炒
为什么看李宗伟在奥运的决赛时,就没有人因为他是华人而否决?
如果华人是寄居的,我国唯一的奥运奖牌也是寄居的。
我只是不忿,为什么种族的课题要成为题中话?

Wendy 提到...

如果我们是寄居的,
马来同胞又何尝不是?
只有原住民不是!

我静观其变,
看看我们的领导人对他采取什么行动,
也是否能还我们一个公道。

如此一个言论极端的“领袖?”马来西亚岂来和平?

SY 提到...

那个阿末只是政治里的一颗棋子。
我想,好戏会在后头。。
别忘了很多出名的领袖
都说过类似偏激的话
包括用书法写下“我们都是一家人”的安哥。
唉,黑暗政治,谁真谁假。
难以判断。。
其实华人要的并不多。。
只是要安定、和谐。
过分吗?
我也不懂。。。

安德生 提到...

现在世界经济已不稳定,加上我国的政治内乱。。。又遇上一些讲话不经大脑,又不为自己说过的话负责任的人。。只会让我国的经济乱上加乱,到底这些人要到几时才会醒。。。

枫 提到...

对!我们念的历史和公民不是这样的!我们的的确确是马来西亚的公民!不同的只是我们是华人同胞!
听见阿末那样说时...不仅又一阵失落,还有一阵憎恨之气...好像问,他是否忘记了历史所教他的“马来西亚如何独立于创建”...

唉哉...

Pinkster 提到...

我也觉得这样的领导人不配做我们的领导人.
我们读得跟现实发生的往往都有出入,我想老师们可能有些还是背着良心跟着课文教...

Sai Ling 提到...

最近我都有在报章上追看这个新闻哦..仔细想想真的会很不忿!为什么他可以那么嚣张..
把我们都不放在眼里...>"<

Korying 提到...

曾经听过老一辈的人的一种说法:
所有想要上位的马来领袖都曾经说过类似煽动偏种族情绪的话,这是为了得到内部大部分马来人的选票,比如安哥,敦马。
至于上位之后,又会为了得到所有种族的支持而变得模菱两可。
政治游戏,被玩弄与手掌心的是人民。

daniel 提到...

我看到“寄居论”就生气...!
原来我们只不过是寄居在马来西亚的华人...!我心想,要不是我们这些华人,马来西亚会有今时今日的繁荣吗...?
拿马来人跟猪相提并论,简直是侮辱了猪...!引发“寄居论”的人,真的是连畜生都不如...!

jianglong 提到...

當時的記者會,很夠力...他的支持者說要那個記者槍斃
最可憐的是我們尊敬的首相,給他拉着走

waihan~huixian 提到...

离开了学校,才知道自己以前被误导了。修饰过的文字,掩盖了残酷的现实还有政棍的可恶。这个阿末也真的从轻发落了,看来将来的后续发展才是真正的戏肉。

Liam 提到...

中秋节快乐

~惠云~ 提到...

我好喜欢这一句~~

“突然间,我记起了小时候的历史和公民,里面这样说:马来西亚是个多元种族的国家,华巫印三大种族和睦相处。阿里,家明和穆杜都是好朋友。。。”

不想再听到这些话了,我想念以前的马来西亚。。。

empty 提到...

我们因为不满于自家的教育制度,离乡背井到外地念书。然而再怎么不忿,我们还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回到自己成长的地方。
因为那是我们的家。
到底是什么怨念让阿末非得为我们label寄居者的身份?
阿里穆都家明的故事在我们的记忆里根深蒂固,但愿社会里也有活脱脱的阿里穆都家明。

匿名 提到...

想问下你,我可以问些关于航空的咨询吗?因为我有些地方不怎么的明白。哈哈
希望你时间回复我。谢谢

memolynn 提到...

事件已经发生差不多一个月,虽然看来已经宣告落幕,说错话的受到“对付”(惩罚是否合适见仁见智),但是在这种事情真的不知道会不会再度的发生。

当后续的新闻曝光,真正伤害几百万华裔同胞的人可以安然“休息”个三年,而传达讯息的messenger却无缘无故依内安法令带到拘留所扣留问话,实在很难想象马来西亚法令操作是怎么一回事。

我本身绝对不赞同内安法令的继续存在,他不单只阻碍国家社会的进步,最重要的是,他存在的价值何在?它保护国家种族和谐的意义何在?

一些人需要得到政治上利益与支持时,可能会在言论上特别挑起种族情意结的话题来得到更多的选票。这类型的炒作方式屡见不鲜。当年台湾政治上也有那种好像永远洗不掉的“内省与外省”的色彩。可是政治意识不停的在进步当中,这一类型的错误诱导方式只会让选民的IQ倒退而已。

实在不是很想再申明华裔在马来西亚的地位,除了阿里家明和穆杜,我们也有念过马六甲王朝的第一位苏丹,Paramiswara,他又是那一国人了?看来口出狂言者的历史真的念的不是很好,真正的原族民到底是谁也搞不清楚。

关于寄居论,应该不想再讨论下去,因为好像会没完没了。只是当国际间很在之前已经将“奥巴马可能是美国第一位黑人总统”的黑人字眼删掉,避免由种族歧视意味的同时,同样活在二十一世纪的马来西亚人又学到了什么?

Fish 提到...

我喜欢你写的那最后一段,简单又有意思。

明用一凡  提到...

其實,大馬的歷史已經不是那麼事實記載。我仍記得幼年是的歷史說事先獅城放棄大馬半島,原來我在獅城一段日子才明瞭事實並不是那麼回事。從此以後,我對大馬歷史有所保留。我不相信他們是發現大馬這片國土,我覺得巫華印都同一時間登上國土,只是他們先呈正他們的國土。再說,當時要求獨立,鄧姑千辛萬苦要求華裔和印籍一同簽下同意書才呈上給英皇統治說要獨立。同意書說著我們是大馬子民,現在出爾反爾。我很想知道究竟史書的定義在哪?

memolynn 提到...

fish,

就是那麽簡單的道理,爲什麽還有一些人搞不懂?還是他們不願意搞懂?

明用一凡,

嗯,慢慢的串改歷史已經不是什麽稀奇的事,有好多國家爲了一些特定的理由都會那樣做,呵?

只是很期待,很期待,在我國一些能夠代表華裔心聲集權益的代表們,不要再唯唯諾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