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28日 星期六

學會妥協


年紀到了,不能再堅持,就得要找個人互相給個名份,是妥協? 還是因為不甘被掛上標籤?

要結婚了, 學長突然找你,希望你可以跟他到新加坡當他的助理,薪金跟待遇不錯,前途預計光明,可是男朋友不讓你過去.你妥協, 跟他過去加拿大.多年後的一個早上, 你們沉默的吃這早餐, 沒有話題, 沒有交集, 你會不會因為當年沒有毅然決然的跟著學長到新加坡而心有不甘?

明明為納稅人建排水防洪系統是天經地義的事,等了五十年,結果花了那麼多錢,二合一的精明設計還是得使用者付費.你還是付了, 是妥協?付完路費馬上陷入現實的車龍世界, 有沒有不甘?還是再度妥協?

工作機構里,對於某種制度上的不公平, 有辦法的人享有權利任意揮霍; 少些辦法的永遠只有被牽著鼻子走.有些決定是有盲點的,甚至不公平,但你決定惟惟諾諾.是因為妥協,還是真的沒有辦法?

明明是個衣著自由的國家, 在象牙塔里,卻被毫不講理的限制. 女生得穿長袖襯衫, 長袖外套, 長致小腿的長裙加上包鞋才為之得體; 大熱天之下穿這如此厚重的衣服步行到學校上課, 熱的快中暑不吭一聲,是因為妥協?還是因為我們得要遷就他人的穿衣哲學,穿多一點點有何妨?

還好社會裡還是有人不甘,事件鬧大了,才知理虧,急忙澄清那是poster printing error. 我們最後接受了.是不想追根究底, 還是因為我們妥協了?

是道底沒有辦法?還是遷就他人就是與生俱來的本能?

妥協,就像一面牆.你不反對,他就一步一步向你逼近.造反是很花力氣的,但你不造反,你就得妥協得沒有絲毫不甘!

10 則留言:

g 提到...

学会妥协或绝不妥协是在于那件事在妳心里的尺寸,选妳所爱,爱妳所选,不然最后就算后悔也无补于事~

Bryan Wong 提到...

当人的年纪越大
就发现生活中有许多事情得妥协
硬碰硬 碰得头破血流
可能也没人会给予同情
流血不止的 还是自己

有时夜深人静
会突然发现镜子里的自己很陌生:
怎么自己变了那名多?
以前的原则以前的坚持以前的个性以前的梦想?怎么全都灰飞烟灭了?
可能不是每个人都那么幸运
妥协 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吧

~Keric 盶祎 提到...

我也觉得是这样的:“妥协 是生存下去的唯一方法吧 !”

抗议了也不见得有效,只会三分钟热度,之后就不了了之。

agnes 提到...

融入香港生活以後,發現同樣是華人,我這個馬國女子顯得懦弱得多,對於某些不合理的待遇,只會一笑帶過。後來我發現,是在馬國長久訓練出來的無奈與妥協,對於人權和自由,並不醒覺。以前,有很多事情是備受壓抑不能明言的。有些事情反映出來,甚至以行動表達,多是不受理,最後就不了了之。久而久之,我們學會了息事寧人,免得自尋煩惱。甘心嗎?是不甘心的,這份隱藏的不甘心,是一座睡火山。
事實上,從《拉薩報告書》時代到今天,馬國政府從沒放棄過“種族政策”,只是手段一直在“同化至馬來化的馬來西亞”或是“主人和從屬族”之間搖擺而已。在老馬主政時代,他較爲傾向于後者,只因爲包裝得宜加上和中國的關心親近了,才讓很多活在自閉兼幻想空間的華人以爲種族陰霾已去而已。歸根究底,是我國的政治思維還囿於種族政治的結構裏,從來不曾進化到民主政治的框架。這裡涉及領導階層和普羅大衆的思維、利益、價值和與之互為因果的制度問題。Well,從樂觀角度來看,這種“和諧共存”,至少百年不變。

albertwui 提到...

遇到不公平的事情,首先会气忿,然后会感到无奈,再来就是看透。

不跟自己过不去,尝试接受事实的无情,这就是无奈吧。

memolynn 提到...

g,
如果事情是可以自己做决定,自己的可掌控妥协与不之间,那就太容易了。只是很多事情,容不得你不妥协。。。一些不公平的机制,冲着我们而来,这种感觉,除了无奈,还是气愤!

Bryan,
妥协,并不是生存的唯一方式!
梦想跟坚持只是暂时沉淀,并不会因妥协而消失啊!
加油!

Keric,
嗯,如果一些决定是一步一步吃定你呢?^.^

memolynn 提到...

agnes,
“和谐共存”至少百年不变,这句话是真得很讽刺。。。
妥协跟认输这种个性,真的在这里普遍可见。小case的从在政府机构,大家排队处理事情,前面无端端来了个同胞问也不问的插队,被插队的女生不敢吭声;到一些政策明明是因为看准了我们这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妥协心态而吃定我们,大家除了无奈,是不是有想过这种妥协自私的心态是不是会影响我们的下一代?

albertwui,
接受是因为看透,也是因为看不透。。。

albertwui 提到...

当然,面对不公平的对待,我还是会大声反抗。不是为了争取什么,而是让他们听到我们的声音。

至少给他们知道:我很不爽,你最好做点什么,不然要你好看。

Charles Jong 提到...

到了今天,活了13000多个日子;才明白什么叫妥协. 那也只不过是让双方可以快乐点,舒服些的方法. 转个圈换个位置,同样也能达到披岸.

原来妥协一直都在原则身旁;而原则看远了,忘了好朋友的守护.

memolynn 提到...

albertwui,
哈哈哈,我也是那样的人!可能不会是大声反抗吧(因为女生要优雅一点嘛),但还是会不停的问她/他问题,问她为什么要那样。。。
结果很多人被我问的火冒三丈。。。

charles!
欢迎光临啊!
13000多个日子。。。ooops!会暴露年龄哦!
是啊,换个角度去想,妥协如果能够可以让双方舒服一些,那就无可厚非。
如果是协调之后的妥协,那可能是双方都满意的。但如果一些条例连协调都没协调就定下来只为了某一方想显示强势,那我真得很鄙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