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1日 星期日

咖啡


最近在瑞士搬来一台意式咖啡机,圆鼓鼓的咖啡机。

这咖啡机很好玩,圆鼓鼓的球球分前后两部分。后半球是储水的,前半球是冲泡部分。值得一提的是它的咖啡胶囊非常有趣。对于爱喝咖啡却又不大会冲泡的人来说,它可是我的一大福音。

咖啡胶囊采用真空式的包装,不怕受潮的问题。咖啡口味有好几种选择,我买了espresso, latte macchiato 跟cappuccino. 除了espresso,另外两种咖啡每一杯得要用黑白两个胶囊。白色的胶囊是浓缩奶精,黑色的是espresso。操作方便,也省却了滚泡牛奶的麻烦,无论谁泡出来的品质都一样,层次分明,很难会失手。

我爱咖啡,有时候也搞不清楚是因为依赖咖啡因还是因为习惯。早上起来,总是得要呼吸到有咖啡的空气,才发现自己是活着的。

喜欢咖啡这件事,应该从国中二年级开始。还记得不知道那年的什么时候开始,学会了边听着收音机便做功课。我是个爱幻想的小孩,所以常常觉得在意境那么好的情况下,应该有一杯咖啡在身边。那时候,与其说泡咖啡,倒不如说是冲咖啡。在那个连三合一咖啡都没有出现的时代,我是用即溶咖啡再加上两茶匙的白糖。那时候的咖啡,是一种角色扮演,扮演着爱幻想的我。

后来,渐渐的,咖啡变成了提神的饮料。在飞机上工作的那一段时间,如果遇到long flight,十八个crew就会分两批轮流休息。当我值班的时候,我总爱泡上一杯无糖黑咖啡,加上冰块,再把乘客之前上一餐不用的Haagen Daaz加进去;用两个大小直径不一样杯子把它盖上,自己DIY我的smoothies。有一次,在飞机上遇到一位很帅的男生,高高帅帅的,刚好经过厨房时看见我在笨挫的摇着我的咖啡shaker,对我笑。晚间的长途飞行让他换上了眼镜,很秀气,想必应该很爱喝咖啡。借机泡给他喝,很可惜,咖啡喝了,他并没有因此而爱上我。那时候的咖啡,是寂寞的依赖。

现在喝咖啡,也分不清楚是哪一种角色。有几次天没亮就匆忙的出门开工,到了现场打开包包拿化妆袋的时候,发现他已经在里面已经摆好一瓶还是温温的咖啡壶,总觉得心里好甜。他知道你的对咖啡的依赖,也知道你加糖的分量;这种咖啡,会喝腻么?

现在喝咖啡,是甜度.




因为咖啡的空气,参杂着你。


19 則留言:

某某人 提到...

喝咖啡。。。

剑锋 提到...

因为空气中有着他的温度。^^

ee way 提到...

我也爱咖啡:)

memolynn 提到...

剑锋 Ee Wei,
finally!
咖啡杯是oba喝的,喝的有点dirty,照片得处理过才能出街。。。

剑锋 提到...

这跟节目时用的茶具上的唇印有异曲同工之妙...^^

memolynn 提到...

剑峰,
咖啡谁喝的?

剑锋 提到...

佩盈,
口红唇印谁留的?

memolynn 提到...

剑锋,
杯子是谁的?

PigLeg 提到...

咖啡和奶茶都好,只要他是你的那一杯,
加糖与否,有什么所谓呢!

不管唇印谁留的,咖啡谁喝的;
喝的人开心,看的人赏心;
有何不可!

在不同时空,不同空间;
谁理习惯不习惯。

爱幻想也好,依赖都好,
只要你是咖啡,那我必定是coffee mate!

agnes 提到...

“這種咖啡,會喝膩嗎?”,讓我聯想到: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愛情擺在我面前,我不會珍惜,直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塵世閒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
你千萬不好有一天說出:“曾經,有一壺溫暖的咖啡天天擺在我的化妝袋,我喝久了,所以忘了珍惜,直到熟悉的溫暖不再,才後悔莫及,塵世閒最痛苦的事情,莫過於此.....”
哈哈!寫作人的想象力豐富吧!

seasonc 提到...

你跟agnes兩個人, 根本就是借題發揮, 來炫燿你們的甜蜜, 氣死!!! >o<

講開又講, i can't help but wonder, did you pass him a playcard with that cup of coffee?

Alice Ang 提到...

曾经我也爱咖啡,尤其是黑咖啡,虽然我坚持我不是咖啡精:P 可是,因为健康我不得不放弃咖啡,无奈!

memolynn 提到...

agnes,
就是仰慕你的“想象力”啊!
咖啡,是喝不腻的!就像你爱喝茶一样!
你让我想起田生。。。

Season,
没有啊?不是炫耀啊。。。我也曾经因为咖啡而做了满多笨事情的。。。
din't pass him the playcard... why?

Alice,
我也是胃不大好,但是太爱咖啡,所以每天不超过两杯!
我妈曾告诉过我,她怀我的时候,每天喝两大杯的黑咖啡,我想这是最好的借口!it is in my blood!

memolynn 提到...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匿名 提到...

The coffee machine is a new product from Nestle, launched in Dec 2006. Dolce Gusto is its name. There are four kinds of capsules so far. Espresso, Machieto, Lungo and Cappuccino...

agnes 提到...

怎麽忽然閒想到田生呢?不過,在“咖啡”這個topic上提起他,卻是無獨有偶的!
話説兩天前,我和老公才拿着一包我在KL買回去的“怡保白kopi”到他的新家拜訪(他搬到我們家附近了!走個十分鈡就到。)。他新家非常典雅漂亮,也很寬大,可惜,他都沒有什麽時間呆在家享受,明天,他又要飛囘日本向富士電視台報到了!
他有客氣地提起你和william!問你們近期會否來香港之類。看你什麽時候來,我們再約在一起吃飯!

memolynn 提到...

哈哈!我是看到你写了那些“尘世间”的对白后想起他啊!
香港一定会去的啦!吃饭也是一定要的啦!
帮我问候他们!如果有再到马来西亚的话告诉我!蟹粉煲随时恭候!

venus 提到...

咖啡...那是记忆的味道。
他离开的前一个夜晚,我捧着心爱的咖啡杯,仿佛,想借着咖啡的温度来取暖,尽管,它早已冷却...
后来...就连杯子也让我给摔破了...
望着一地的玻璃,原来以为会哀叹会惋惜,然而,没有,心想,这样也许更好......留下的,或许是一种永恒的铭记。

memolynn 提到...

如果咖啡冷了,藉着双手的温度,再怎么样,也没办法隔着杯子让它回温吧。。。

杯子碎了,是注定。

如果因为杯子没了,而忘掉咖啡的味道,那会不值么?

换个新的杯子,咖啡味道还是一样!